福彩东方6十1中了4加1
  •        “思所以危则安,思所以?#20197;?#27835;。”2017年全球市场歌舞升平,2018年多重风险惊蛰萌动,而随着2019年全球经济复苏陷入踟蹰,长期累积的风险将愈加显现进击之势,全球风险中枢有望显著抬升。动荡之际,理清全球风险格局,将是趋利避害、乱中求安的关键。

      2019年,以经济金融风险为主线,“灰犀牛”将进一步迫近,并集中于贸易摩擦、全球风险偏好逆转和新兴市场货币风险。另一方面,以地缘政治为风险主线,“黑天鹅”将?#20013;?#38160;化,爆发概率和冲击强度上升。美国政策异变、?#20998;?#19968;体化倒退和区域冲突失控,将是最危险的导火索。总体而言,2019年,“灰犀牛”与“黑天鹅”将大概?#24335;?#21472;共振,构建更为复?#21451;?#23803;的全球风险格局。在此格局下,规避风险的进击,则需要紧盯中美角色的状态切换,关注风险重心的时序轮动,并明辨风险共振的交点和缝隙。

      经济金融“灰犀牛”重心迁移

      正如本系列前篇研究所述,相较于2018年,虽然2019年全球经?#33804;?#22312;复?#23637;?#36947;,但下行风险总体扩大,“危机回潮”渐次传导。受此影响,在全球经济金融领域,“灰犀牛”风险将发生显著的迁移。从总体看,“灰犀牛”将大步迫近,进一步压缩各主要经济体的政策空间。从结构看,?#29616;?#20110;去年,“灰犀牛”风险重心将改变,若各国“防风险?#26412;?#25514;不能及时调整,则将产生结构性风险漏洞。

      首先,全球贸易摩擦风险。2018年全球贸易摩?#38142;?#20914;动变为行动,而2019年其负面影响将加速兑现,上升为首要的“灰犀牛”风险。?#29992;?/span>易摩擦的走势来看,根据IMF预测数据,作为全球贸易摩擦的策源点,2019年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将同比扩大26.4%,年度增幅触及2000年后峰值,表明其贸易逆差正在加速恶化,有望继续支?#29260;?#36152;易保护主义维持高位。因此,全球贸易摩擦常态化的趋势正在加强,短期内难有明显舒缓。2018年7?#36718;两瘢琁MF对2019年、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预测分别累积下调0.67个和0.23个百分点,正是这一趋势的?#20174;场?/span>

      ?#29992;?#26131;摩擦的影响来看,聚焦短期,贸易摩擦对实体经济的直接冲击相对有限,但是可能通过打击市场预期,削弱投?#24066;?#24515;和融资环?#24120;?/span>形成严重的次生冲击。例如,据IMF预测,如果2019年美国对中国增加2670亿美元的关税制裁,将对全球经济增速造成-0.08个百分点的直接冲击,而如果市场预期发生恶化,则引致的次生冲击累计高达-0.53个百分点,远超直接冲击。

      放眼长期,2019年是全球结构性改革的承续之年。但是贸易摩擦的常态化,一方面导致全球资源配置紊乱、全要素生产?#36866;?#25439;,加剧了结构性改革的急迫性,另一方面则因需求侧政策的发力托底,迫使结构性改革的步伐放缓,进而有可能重回“政策刺激---结构扭曲---复苏疲弱---政策刺激”的弱势循环,拉长本轮复苏的瓶颈期。有鉴于此,评估贸易摩擦的?#21512;?#20914;击,短期看预期,长期看改革。能够进行有效预期管理、坚持结构性改革的经济体,有望在常态化的贸易摩擦下保持长短期的复苏韧性。

      其?#21361;?#20840;球风险偏好逆转。2018年1月,我们的报告曾指出,风险偏好的盛极而衰将成为全球市场的真实威胁。这一论?#26174;?月和10月的全球市场振荡中得到验证。2019年,这一“灰犀牛”风险有望进一步增强,?#20081;?#36718;的“金融-经济”风险冲击链条已经形成,其威胁将贯穿全年

      就金融市场而言,历经2018年的调整之后,全球风险偏好已处于敏?#20889;?#24369;的非稳态,将成为风险冲击的触发器。2018年,作为投机意愿指标的比特币价格振荡下行,而VIX指数中枢抬升,高于2017年水平,但低于国际金融危机后的历史均值,表明风险偏好的调整正在发生、但尚未完全。同时,虽然美股、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的长牛预期已经动摇,但是其估值水平依然处于历史高位,与经济增速放缓的远期前景背离,形成了较大的调整空间。因此,一旦遭遇贸易摩擦升级、国内外政治博弈、货币紧缩超预期?#38887;?#37096;冲击,风险偏好将有较大概?#25163;?#28982;逆转,进而引致金融市场的广泛振荡,其调整深度、频率和范围有望超过2018年。

      就实体经济而言,“债务通缩”的威胁进一步?#24179;?#24182;为风险冲击提供放大器。根据BIS最新数据,截止2018年一季度,G20国家的非金融部门负债占GDP比重已经升至历史峰值。高杠杆水平下的实体经济,对金融环境的波动将更为敏?#23567;?#19968;旦风险偏好逆转导致金融市场的流动性风险,则可能触发实体经济的大规模违约风险,进而升级为系统性危机。沿循这一“金融-经济”风险传导链条,美国国债长端收益率将是前瞻性的风向标。如果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跳升,则全球性的风险偏好逆转和市场深度调整将紧随而至。

      最后,新兴市场货币风险。2018年,随着美元指数的走强,全球新兴市场货币普遍承压,与我们2017年末的报告预判相一致。展望2019年,新兴市场货币风险有望边际下降,呈现“整体舒缓,局部集中”的特征。一方面,由于2019年美联储将大概率放缓加息节奏,美国经济增速也将从高位下滑,因此美元指数预?#24179;?#19978;行乏力。新兴市场货币的下行空间整体收窄,虽然短期内仍将继续承压,但是随着市场预期的回调和经济基本面的改善,有望在2019年下半年渐次企稳反弹。另一方面,在贸易摩擦常态化的背景下,“竞争性贬值”的阴影难以消散,叠加全球风险偏好的骤然逆转,可能导致国际资本的间歇式回流,部分基本面薄弱、过度?#35272;低?#20538;的新兴市场将面临较大风险隐患。综合“双赤字”水平、主权CDS息差水平、外汇储备水平和风险出清程度,我们认为,2019年新兴市场排名前十的危险货币?#26469;?#20026;:越?#38553;堋?#22696;西哥比索、白俄罗斯卢布、南非?#32487;亍?#22996;内瑞拉玻利瓦尔、阿根廷比索、巴西雷亚尔、沙特里亚尔、土耳其里拉、印尼盾。

      地缘政治“黑天鹅”冲击锐化

      伴随着“灰犀牛”的迁移,2019年的地缘政治“黑天鹅?#32972;?#29616;出更加锐化的趋势。一方面,在“灰犀牛”的重压之下,民粹主义、贸易保护主义和孤岛主义将?#20013;?#28072;潮,“黑天鹅”的导火索趋于敏?#23567;?#21478;一方面,“黑天鹅”与“灰犀牛”的内生联系进一步增强,一旦“黑天鹅”爆发,将大概率引发“灰犀牛”的共振,导致风险冲击的迅速升级和强劲扩散。具体而言,2019年的“黑天鹅”风险主要潜藏于以下三大领域

      一是,美国政策异变风险。展望2019年,美国政策的两大不?#33539;?#24615;将牵动全球风险格局,均可能引发全球风险偏好的骤然逆转,以及金融市场的系?#25215;缘?#25972;。其一,特?#21183;?#36152;易政策的走向。正如我们此前报告所述,如果在2018年11月中期选举中,共和党未能同时守住两院的控制权,则可能导致特?#21183;?#25919;策举措进一步极端化,同时民主党亦会重拾因反对特?#21183;?#32780;暂?#24065;?#34255;的贸易保护冲动,可能导?#26053;?#26131;摩擦的超预期升级。其二,美联储缩表路径的选择。2019年年中,由于联邦基金利率将大概率升至3%附近,触及长期中性水平,美联储的政策组合有较大可能从“快加息+慢缩表”切换为“慢加息+快缩表?#34180;?#22914;果这一政策调整与贸易摩擦的外部冲击交叠,则可能导致长端流动性过度收紧,10年期美债上升速度超过市场承受能力,从而引发美股、高收益债券等风险资产定价的深度调整。

      二是,?#20998;?#19968;体化倒退风险。2019年,随着经济复苏的疲弱,?#20998;?#20869;部发展的不均衡性将再度凸显,区域一体化预?#24179;?#36973;遇“两点一线”的挑战。风险点之一在于南欧隐患。历经危机十年,南欧国家人均GDP增长落后于欧元区整体,失业率居高不下,金融体系趋于脆弱,已成为“危机回潮”中?#20998;?#30340;最弱一环。2019年,以意大利、葡萄牙为代表,南欧国家与欧央行的利益博弈有望频繁爆发,并形成“本国主权信用—本国银行体系—?#20998;?#38134;行体系”的风险传导。例如,2018年10 月,意大利遭到穆?#31995;?#38477;评级,并?#31227;?#19982;德国的10年期国债利差已突破3个百分点。这一情景“重演”了2011年9月的状况,即欧债危机冲击意大利的前夕,因此风险压力不可低估。

      风险点之二在于英国退欧。2019年,英国退欧协议的磋商预?#24179;?#38271;期僵持不下,难以在3月如期落地,进而造成市场情绪的反复起落,并?#26434;?#38225;?#22242;?#20803;形?#23665;?#27573;性冲击。“一线”则在于民粹崛起。以2016年英国退欧公投为起点,本轮?#20998;?#27665;粹势力的崛起虽有起伏,但大势未改,并已深入德国这一?#20998;?#30340;核心支柱。2019年,由于经济下行风险的扩大和结构性改革的阵痛,?#20998;?#27665;粹政治势力有望迎来?#20081;?#36718;涨潮,并有较


    高概率在2019年5月?#20998;?#35758;会选举中,形成反对区域一体化的统一阵线。如果这一情景发生,则将在短期内制约?#20998;?#23545;南欧、英国两大风险点的应对,长期则将削弱?#20998;?#22797;苏的核心动能。

      三是,区域冲突失控风险。?#29616;?#20110;2018年,2019年朝鲜局势有望继续舒缓,但是中东乱局将面临“双层博弈?#30701;住保?#20914;突预?#24179;?#36235;于白热化。第一层,是美国、欧盟、俄罗斯围绕大国地缘安全的博弈,焦点在于叙利亚局势。第二层,是沙特、伊?#30465;?#22303;耳其围绕地区领导权的博弈,焦点在于美国与沙特的双边关系。由于双层博弈相互激化,不仅美、俄等对立阵营的冲突将高位维持,在同一阵营中,美、欧、沙特等国,


    以及美国政坛内部,各方的利益矛盾亦将加剧。中东乱局的升级将对全球经济金融形成三重冲击。第一,作为博弈的核心工具,?#22270;?#23558;加剧波动,呈现长期高位振荡态势。第二,中东难民问题将?#20013;?#21457;酵,并与?#20998;?#27665;粹势力崛起相互碰?#29627;?#25104;为?#20998;?#31038;会分裂的加速器。第三,随着地区局势的动荡,沙特和土耳其的金融市场预?#24179;?#21463;到频繁冲击。

      2019年规避风险进击的三条要诀

      展望2019年,迁移的“灰犀牛”和锐化的“黑天鹅”相互激荡共振,有望形成更加复?#21451;?#23803;的全球风险格局。因此,我们分别以“黑天鹅?#34180;ⅰ?#28784;犀牛”为横纵坐标,构建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风险矩阵(详见附图),并由此?#36152;?#35268;避全球风险进击的三条要诀。第一,紧盯中美风险的状态切换。对全球第一、二大经济体而言,贸易摩擦将是决定风险的核心要素。如果贸易摩擦?#26412;?#24694;化,那么中国将遭遇非线性跃升的风险冲击,并有可能延缓改革进程。而美国亦将迎来金融市场的剧烈振荡,并对全球产生广泛的溢出效应。如果贸易摩擦形势保持基本稳定,那么中国、美国将有能力逐步消化当前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,并将继续发挥全球经济的“双核稳定器”作用。第二,关注风险重心的时序演变。

    2019年初,新兴市场仍将承受较大的风险压力,但是随着2019年地缘政治风险的演变,全球风险重心有望向?#20998;?#24066;场渐次转移,进入“危机回潮”的?#20081;?#38454;段。第三,明辨风险共振的交点与缝隙。“黑天鹅?#34180;ⅰ?#28784;犀牛”两两形成了9种风险共振组合,各?#24895;?#30422;了不同的主要经济体(详见附图)。其中,欧元区、土耳其、沙特位于多重风险的交汇点,预?#24179;?#21463;到频繁冲击,需要保持长期警惕。与之相反,日本经济位于风险格局的缝隙之中,较少受到各类风险波及,因此日元有望成为2019年全球避险资产的首选。

      2019年“灰犀牛”和“黑天鹅”的风险共振矩阵

      注:风险矩阵内部的细分区域,表?#37202;?#32437;轴“灰犀牛”风险和横轴“黑天鹅”风险形成的共振冲击;国家图标位于这一区域,表示该国受到此类共振冲击;若一国图标覆盖多个区域,表示该国受到多种共振冲击。(程实 原创

福彩东方6十1中了4加1
看书赚钱app哪个好用 可赚钱的六边形消除游戏 网络骰宝是不是真实的 北京11选五遗漏数据 大乐透开结果走势图 极速十一选五官网 求雁荡棋牌游戏下载地址 什么免费游戏能赚钱 北京pk10稳定版计划 外卖用红包商家怎么赚钱吗